我想像中的爆胎,大概是像皮球洩了氣一樣,沒想到實際上是會開花?
在接近和平的漫長隧道裡,只能一路緩慢的滑出,看著右邊的幾個娃娃頭擺飾因車身不平穩狠狠的打在一起,很想為它們叫疼

結果 1 個多小時的換胎,不僅曬黑了我,還來不急趕上台北之約的時間,錯過了 MR‧J 的午餐、陽明山採花
相約在士林官邸,碧潭踩鵝兼看夜景,晚餐 8 點的壽喜燒一丁
夜裡,敏瑛引路到桃園的 1 家沙發PUB,長島冰茶打頭陣
後頭幾杯不知道是什麼名稱的調酒,1 點也不買醉,但是好喝得嚇人
唏哩呼嚕的聊著天南與地北,很多很多的小祕密,噓 --

安小揪 ♥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