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 never given much thought to how I would die.
 But dying in the place of someone I loved seemed like a good way to go.
  我從沒有想過我會如何死亡,但是為了心愛的人,死似乎是個不錯的方式
 


 連著幾天無時無刻抱著書,總算是看完了一整套暮光之城。

 第一集
Twilight DVD在我眼前播放時,前半場我真看得不明白的想睡,心理頭盤算著,自己到底被影評還有全美排行榜、DVD租售冠軍等噱頭騙過幾百回?再者,吸血鬼跟狼人,還能帶給我多少驚喜?不就是你咬我、我咬你嘛,在互看不順眼的瞬間,許多事情都會隨機而發,這是一場無解、沒有對錯的「無謂」戰役。

 
TwilightThe Twilight Saga: New Moon緊接而來,觸使我一次擁抱四本厚重小說的原因就在這裡,狼人-雅客,在一堆冰冷的東西裡,總算有一個比較溫暖的個體,較像是人類的感情。你可以藏身在黑暗裡也感覺得到安逸,但你不可能永遠不渴望陽光的包覆,如果你不是吸血鬼的話。

 實際上,我愛暮光之城小說比電影來得太多,不過事先看過兩場電影,還是有助於將角色的形體更真實刻劃,激起興致。(只不過,飾演吸血鬼的勞勒帕汀森與克莉絲和史都華,近兩年緋聞真讓人看得誤煞煞)

 看電影時,由演員的肢體表情去猜測他內在的情緒
,『近乎原作,而看過原作文字,就發現一本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盯著也看不完的作品,想表達得更多更多,那怕只是一個身體的小小接觸、一抹不經意的眼神、突如其來的身體自然反射動作,心頭上的漣漪都不由得狂亂波動,怎麼可以那麼細膩的情緒表達呢?就像你就是愛德華一樣,每個人在你面前皆毫無秘密。

 我能想像書面上有一堆活潑的小人,不時靈活靈現的對我擠眉弄眼,它配合著自己的呼吸前進劇情,你可以反覆聆聽所有的重要訊息,扮演福爾摩斯那樣,追尋線索,試著控局,當然你永遠也意料不到接下來的場景,「唉啊!我簡直就是編劇!」會讓你冒出這句話來的一定是八點檔連續劇。


 在我看
The Twilight Saga: New Moon的時候我妹跟我持有不同的看法,她氣憤憤的說「妳不覺得越看越生氣嗎!貝拉怎麼可以一次愛上兩個人!」,『做得好!雅客太帥了!』我說,且技術上來說,這兩個人也都不是人。 

 要盼望一個離開了、回來機率渺茫的人,回過頭來重新擁抱你,何不找一個讓自己舒服的方式繼續生存下去?那到底有什麼錯?表現得有多失魂、多落魄,那個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卻留下無盡傷痛的人,顯然毫無感受。


 倒是,我很羨慕吸血鬼對感情的「專注」及狼人(這裡正確來說是「變形者」非「月亮之子」)的「命定」。


 不僅止暮光之城,在大多數的吸血鬼電影裡,吸血鬼除了擁有龐大的力量和不死之軀外,他們更有著永恆不朽的愛戀;而狼人的「命定」,就像是所謂的「一見鍾情」那樣,更接近難以抗拒的「命運」,是他們自己沒有辦法控制的事。


 當他們「認定」後,我相信「移情別戀」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的,哪怕對方是瘸了腿、歪了嘴、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只要他們還懂得愛與被愛,那還有什麼不值得愛的呢。


 我只能說我們實在是太凡人了,就連那一張紙都無法約束住彼此了,背叛、劈腿等似乎都是理所當然,天長地久有時盡,永遠能有多遠?


 你愛我的那一刻,我就已視為永恆。





                      『推推』『留言』 Angel 知道你來過,就是給 Angel 最大的鼓勵及支持攸。

    全站熱搜

    安小揪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