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上個月底才爆胎而已,前幾天連續假期的最後一天居然又車禍,撞得我頭昏眼花,上班一年多來第一次請假。
(媽媽!我不過是出門口的 7 - 11 買個海尼根和調酒捺!車上瓶罐滾了滿地,好像是我在喝酒鬧事一樣。)

那一天下午,吃得有點晚的中餐是炒麵 + 豬腳,
老母一直播電話來要帶我去買衣服,但礙於我晚起動作又緩慢,摸魚完老母都已經逛完街打算要去護髮了。
不想理三千煩惱絲,便決定來去 7 - 11 把我的冰箱填滿,而且國際啤酒節任選三瓶 79 折,多買一點是應該的。(喃喃自語)

回程的路上,一部車從左邊巷子裡衝出來,
我開車很橫衝直撞,所以照理來講閃車應該是我的專長,但實在反應不急,稀哩呼嚕「碰」的一聲就撞上了。
當下頭好昏吶!趴在方向盤上很久,直到眼晴的金星退去,扳了扳門把,居然打不開 …左右邊都是。
然後我也顧不得對方車主就站在我的檔風玻璃前、我穿了一條短到不行的牛仔裙,只由得往後坐爬出來。

車主就站在我眼前也不先開口,我想問的只有:「現在是什麼情況?」
他說:「你開車怎麼開那麼快!」
我說:「我哪有?」拜託,我開快車才不是這個樣子哩。
他說:「你不開快怎麼會撞到我?」
真的是做賊的喊抓賊,我懶得理他的再鑽回車裡拿手機求救,包包裡的東西也都散了一地。
先撥給保險專員,再撥給我老母,問她報警是要打幾號,她也是一頭霧水,還真是糊塗母女。

於是對方報了警,警察來得很快,
我們也沒有移動現場的必要,因為車就雙雙插在便利商店的騎樓下,我的車底還壓倒了一台摩托車。
警察並沒有問我很多問題,我頭昏得很,直到對方做完了酒測,我有點不明所以為什麼是副駕駛去簽名?
「開車的是男生痾。」我說。
而駕駛就傻傻的站在那裡,面對我的「指控」不發一語,一副心裡有鬼,孜孜嗚嗚的說不出話來。
副駕駛跳出來說:「啊因為剛剛一路是我從光復開回來的後來才換他開我還以為是我開的車
我聽你在屁哩,你們是撞傻嚕?
警察:「誰開的車就是誰車的啊!」(溫怒)
對方做了酒測,驗出來並沒有喝酒,那是在怕什麼?

我的保險派人來的很快,是車廠的人,一來就說跟我爸爸很熟。(這句話我很常聽到捏)
時間已經是四點多,五點跟爸媽還有學校董事長、校長約吃飯,
警察跟我說:「很不舒服可以先去看醫生」,我搖搖頭說:「我要先做筆錄」。
到了警局警察才幫我酒測,因為剛剛酒測機沒電了,還先幫我做筆錄。
對方的保險這時才來,在旁邊問東問西問剛剛的情況,還跟我要電話聯絡。
我說:「直接找我的保險就好,他們全權處理」。
對方保險是一個中年的原住民女性,拿著一張紀錄的紙說:
「但是這裡必須要填妳的電話啊,不然妳先留妳的電話,再打電話問妳保險員的電話。」
我說:「那妳還是要問我啊,不會直接記我保險員的電話就好,一直要打給我幹嗎?」莫名其妙。

頭昏昏的請了兩天假在家,左邊頭跟手都痛得很。
對方的責任而比較大,他賠七,我賠三,而且我有全險,沒什麼差別,對方沒有呢,賠了數十萬。
摩托車車主當時不在場,對方做完筆錄後就難找得要死,連對方的保險員都是,聯絡了幾天才搞定,真的是很糟糕。

最慘的是我的車子得休兩個禮拜才好,要我騎摩托車出門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是!
拜託,我已經八百年沒有碰摩托車了,而且我喜歡邊開車邊畫妝,邊做很多很多事情(好孩子不要學)。
維修車那邊說可以借一台車給我,要上班的那天下午我才過去選車,
他讓我挑一台正常的黑色轎車,跟一台白色的速利 303 。

看到速利 303 心情大好,之前也曾因為想買中古的Mini去試車,但除了車況的考量外,手排也一直是我很頭痛的事情。
於是我就開心的坐上了自排的小白,
雖然有冷氣,但開到最大吹出來的好像還是只有風;鑰匙有八百把,車門、引擎、後車廂、油箱蓋都各是一把鑰匙;
鏡子又小又霧,開車時還會晃到不行,視線整個模糊;煞車很不靈,還會有像殺豬的聲音出現;
音響卡帶式,唱不到兩秒就會出現兩秒似電視斷訊的鬼叫聲。
開了兩天除了時速破不了四十外,詭異的煞車系統才是最讓我頭痛的事,
很顯然的就是煞車器鬆落已經撐不下去了,只好回車場換回正常的黑色轎車。

希望下一次,我能學會自排了。
                       

    全站熱搜

    安小揪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